联系          我们

TEL:0534-6835155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产品中心      |      新闻中心      |      研究中心      |      市场表现      |      一带一路      |      联系我们

页面版权所有:希森马铃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        鲁ICP备18053208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济二分

公司新闻
行业动态

新闻资讯

News and information

梁希森:没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家是不称职的

分类:
公司新闻
来源:
2015/10/17 09:42

      今年60岁的希森马铃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希森薯业)董事长梁希森,体态偏胖,穿着随便,一口山东普通话,如邻家大叔般的亲切、随和,即使是首次见面,也让你丝毫不感生疏。但当他谈起马铃薯时,从育种到产业发展,从国内到国际,专业、严谨,俨然一副资深专家模样。如果不是对他有所了解,你很难相信眼前这位谈吐间拗口的专业名词不断的“马铃薯专家”,竟从未上过学,至今也只认识200 多个汉字。“有没有想过,如果你的文化水平高一些,成就可能会更大?”《农经》记者提出了这个采访前最想问的问题之一。“不一定。我的想法是做事不一定在文化水平的高低,文化水平高的人是搞科研,搞管理的靠悟性,个人悟性好是关键。搞管理是嘴快、眼快、腿快,你看到不说不行,你看不到不行,你跑的地方少也不行。搞管理个人悟性是最关键的。”梁希森的回答有点出乎意料。但他的确是一个悟性极高的人。这悟性不仅仅体现在他对企业的管理上,更体现在他对马铃薯育种事业的执著上。

结缘马铃薯育种

   14年前,手握北京玫瑰园别墅项目的梁希森,在房地产业蒸蒸日上的大好时期,却将其事业发展的重心转向了马铃薯育种。从此虽经风雨却一路前行,至今已投入36 亿多元。其中有8亿是高利贷,4年间仅利息就是7 亿,至今尚有2 亿多利息未还。而这一切缘于一次偶然。

    当年,梁希森经常带喜欢吃薯条的养女去肯德基和麦当劳。有一次,他忍不住问服务员薯条是“用啥土豆做的”,当听到服务员“都是进口的,中国的土豆品质太差不能用”的回答后,梁希森很不舒服:“堂堂一个农业大国,吃个土豆条还要进口?”回到家后他就找人帮他查资料。结果,不查不知道,一查更觉不平:中国的马铃薯种植面积虽全球第一,超过8000万亩,但却因为没有好的脱毒种薯,平均亩产不到1吨,不及发达国家的1/3,在全球103 个种马铃薯的国家中排名93 位。

  “马铃薯为什么要脱毒?脱毒种薯这么关键为什么中国没人搞?”被一连串疑问激发求知欲的梁希森经过一番探寻终得答案:脱毒种薯可以让马铃薯恢复生命活性,达到高产、高品质,但脱毒种薯相对于在大田里杂交就能完成的水稻、小麦、玉米等育种工作,投资大、周期长、见效慢,又缺少政策扶持和专家团队,一般企业不敢轻易冒险。

    幼时曾恰逢灾年,弟弟被饿死,自己出外讨饭三年的梁希森,深知粮食对于国家和民族的重要性。他暗下决心:别人不愿搞马铃薯育种,我来搞!

     2001年10月,立志要做脱毒种薯的梁希森从山东农业大学招了6个毕业生,在家乡山东乐陵租地、买设备,搞起了脱毒种薯“研发”。一年后,这个没有育种经验的研发团队交出的答卷无奈又现实:颗粒无收。梁希森投入的6000 多万元打了水漂。

     首战的惨败并未消减梁希森的斗志。2002年3月,梁希森找到了我国著名的马铃薯育种专家孙慧生教授,邀请她加入自己的育种计划。未想孙慧生兜头泼了他一盆凉水:“杂交的成功率极低,不少专家搞了一辈子都没育出一个好品种;一个新品种从选育到推广至少七八年;育种必须在专门的人工环境下进行,脱毒和种苗扩繁车间比制药标准都严格,弄不好会把老本赔进去。”

  “有困难咱不怕。发达国家能搞好的事,中国为嘛搞不好?以前搞不好是咱没条件,现在有条件了,不可能搞不好!”梁希森并未被吓退,反而被激发了更大的斗志。孙慧生被梁希森的诚意打动了。

初结硕果

    在孙慧生的指导下,梁希森先投入1亿多元,在老家山东乐陵建了第一个现代化的马铃薯育种基地,包括无菌种薯脱毒、组培育苗车间、地下人工智能气候室和3万平方米的超大恒温库、230个无土栽培防蚜大棚。2005年11月,希森马铃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正式成立,下辖北京希森三和马铃薯有限公司、内蒙古希森马铃薯种业有限公司和内蒙古希森马铃薯全粉有限公司三个子公司及乐陵、延庆、商都、康保、多伦五个生产基地。2008年,梁希森投资6亿多元,在北京延庆建了总面积30多万平方米的第二个育种基地。此后,他不惜重金,从世界各地高价购买马铃薯优质品种,贮备种质材料2100 多份,建成全球最大的马铃薯种质资源库。

  虽有心理预期,但育种路上的困难还是超出了梁希森的想象。2006年,除了农业银行和信用联社,支持他搞房地产的其他几大银行全部收回贷款;2011年,梁希森马铃薯育种资金的主要来源北京玫瑰园,因楼市限购政策销售停滞,育种资金链受到致命一击。面临资金困境的梁希森开始卖车卖房卖公司,还借了8亿元的高利贷。虽然近几年国家开始对马铃薯原种生产给予一定补贴,但对于动辄数亿元的投入来说,也只是杯水车薪。

  屋漏偏逢连阴雨。2012年冬天,延庆突降暴雪,压垮了基地的170个恒温大棚,正在生长的8000多万株薯苗全部被冻死,直接经济损失6000多万元。这一次,梁希森这个坚强而倔强的山东大汉禁不住流下眼泪:“干点好事为嘛这么难?”但他在最困难的时候也从未想到过放弃。“从来我干事没有放弃的,想干的事必须干成。干坏事是最简单的,干正事是最难的,正事干好是难上加难。”

  功夫不负有心人。2008年6月,科技部经过实地考察,把全国唯一的国家马铃薯工程技术研究中心设在了希森薯业。该中心充分利用国际、国内生物和农业高科技资源,发挥专业人员的核心作用,针对马铃薯产业发展中的关键性、基础性和共性的技术问题,进行技术研发。截至目前,在研究中心的技术支持下,希森薯业已培育出18个优质高产的马铃薯新品种,涵盖了富含花青素和多酚的彩色马铃薯以及适合做薯条、薯片、菜用及出淀粉、全粉等多种用途的马铃薯品种。其中,已有4个品种通过国审,开始大面积推广,余下品种正在做区域种植试验。在梁希森看来,能育出这么多好品种,除了科研人员的努力,也是企业的福气,更是国家和民族的福气。

 

  2010年11月,国际马铃薯中心帕梅拉·K·安德森博士因惊讶于希森薯业之前曾一次采购价值超10亿元人民币的马铃薯机械设备,带领37个国家的农业参赞到延庆基地考察。见多识广的参赞们,在实地探寻后大为惊叹,称希森薯业为世界领先的马铃薯种业航母。而在之前的2009年,国际权威专业杂志《马铃薯世界》就已在当年的第3 期杂志上以封面及10 个内页的篇幅报道了梁希森及其企业。报道中称,“土豆梁”及其马铃薯部队正在用马铃薯构建中国粮食的长城。

建设马铃薯育种基地和粮库

      14年来在马铃薯育种路上屡遭困难、挫折,却从不言弃,愈战愈勇的梁希森,其矢志不渝的背后,除了那份干事就一定要干成的倔强,更来自他在14 年前就坚信马铃薯一定会成为国人主食之一的信心。

 “国家推动马铃薯主食化是今年才开始的,你当年为什么就坚信马铃薯将来一定会成为国人的主食之一呢?”《农经》记者问。

 “发达国家60年前就拿土豆当主粮了。中国地少人多,土豆产量高还耐旱耐寒,又是全营养食品,肯定会成为主粮。”梁希森说。经历过饥荒的梁希森对粮食安全有着自己更深刻的记忆与更深的危机感。“现在的中国人,特别是年轻人都不太相信有一天会吃不上饭。原来家家户户都存粮,农村一缸一缸,一仓一仓的存,城里人也至少存几袋米、面,现在都是现吃现买。国库里的粮食,听着数量不少,但平均到几亿家庭中就没多少了。世界气候多变,区域性甚至全球气候灾害可能会越来越多。像水灾,对水稻、小麦、玉米等来说会是毁灭性的。我小时候家乡发大水,籽粒不收,我弟弟就是在那年生生饿死了,我也被逼出去要了三年饭。土豆受灾害影响就没那么大,它适应性强,全国各地都适合种,越是高海拔偏远地方越能种出好品种来。特别是水灾对它的影响不大,因为土豆是冷凉作物,气温高、发水灾的时候早就收获了。”说起马铃薯的好处,梁希森如数家珍。

  梁希森坚信,社会再发展,科技再发达,没粮食吃国家也会大乱。为了确保马铃薯种业姓“中”,即使在不得不高息借贷的最困难时期,他也拒绝了外资的进入。

  马铃薯育种有着严格到近乎苛刻的条件:纬度要高;降雨量要小;光照强、海拔高、昼夜温差大;隔离条件要好。希森薯业在内蒙古、河北的几大育种基地目前就面临三大自身解决不了的问题。一是隔离条件难以保障;二是增加集中连片的土地很难;三是农业项目不纳税,地方政府得不到实惠,企业因此得不到真正有力度的支持。

 

  为此,近年来,梁希森一直呼吁把马铃薯育种事业纳入到国家战略层面,像美国、加拿大、荷兰等农业发达国家那样由政府主导,站在国家利益的高度上,统一协调,建立国家级的育种基地,这样种子质量才有保障。

  2013年3月,梁希森通过《人民日报》大内参,提出了具体建议。据悉,建议已得到了中央领导的高度重视。加上马铃薯主食化及产业开发已成国家战略,梁希森相信他一直呼吁的“建立国家育种基地”的问题很快就能解决。

  “建设国家马铃薯储备粮库”是梁希森目前的另一个目标。“粮食储备是国家粮食安全的重要保障,水稻、小麦、玉米都有国家储备粮库,土豆也应该有储备库,储存期比传统主粮长得多的土豆全粉更应该有。”梁希森说。

  马铃薯鲜活、易烂的特性,使它对储存条件有着比较严苛的要求:2~4摄氏度是它的休眠期,同时需避光、通风。由于我国贮运体系建设滞后,马铃薯每年在贮存和运输过程中损失超过15%,比发达国家的这一指标高出一倍。

 

  据介绍,梁希森酝酿多年、选址北京的“土豆粮库”示范样板项目前已进入设计规划阶段。“北京土豆粮库建设运营的前几年,主要以保障和调节北京市场供应为主,保证北京3000万人一年到头不断土豆,价格平稳。后期随着我国马铃薯产业结构的调整,全粉加工的数量会逐步提高,国家最终会将马铃薯全粉纳入国家粮食战略储备,那时,这个粮库可以逐步过度为全粉加工、就地储存,真正发挥战略储备粮的作用。”梁希森说。

在线客服
客服热线
0534-6835155
客服组:
在线客服
QQ:
服务时间:
8:00 - 18:00